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17|回复: 1

曾文静的妹妹_0

[复制链接]

8

主题

8

帖子

4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0
发表于 2022-8-13 14:4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曾文静的妹妹
县城淮海路的一处拐角树荫下,曾文静一脸严肃的看着眼前这个漂亮高挑的表妹。
她们家族基因相当不错,几个女孩模样都长的不赖。
“你大清早的怎么从酒店出来?昨晚住酒店的?”曾文静的语气有些严厉。
说这话的时候,她浑然忘了自己也是一早从酒店出来的。
“啊!那个我有个同学在这里住,我,我过来看看她。”齐梦云说话声音有些许颤抖。
“嗯?”曾文静看她这幅表情,明显有些心虚。
她们家都是县城的普通老百姓,无缘无故谁会大清早的从酒店出来?
“姐,是真的!你不是还要上班,别耽误你时间了。有事我会跟你说的。”齐梦云一见曾文静的表情,便略带耍赖的撒娇道。
曾文静叹了口气,看了眼远处坐在车里的李旭,无奈的说道:“有事一定跟姐姐说,知道吗?”
“知道了,姐,你快走吧!“说完就把曾文静往外推。
“那我走了!”曾文静见妹妹不愿说,也不好强求,便只能缓一缓再说。
上了跑车,李旭回头看了一眼车外的齐梦云,很漂亮的一个小姑娘,穿着一件卡通t恤,搭配一条齐膝的牛仔裙。
显得皮肤白皙,身材修长。
他没好意思多看,扫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启动了汽车。
“怎么了?”路上,李旭看着闷闷不乐的曾文静关心的问道。
“没事!”曾文静笑了笑,说道。
李旭见曾文静不说,也不好多问,猜到应该是她们家里事。
半个小时后,车子在农村商业银行槐北镇支行门口停了下来。
曾文静跟李旭挥了挥手,背着格子小包,进了银行院子。
目送女孩离去,李旭便调转车头,返回了旭日升公司,继续开展新公司建设的计划。
一晃两天时间匆匆而过,李旭这边的事情终于也有了眉目。
倒不是有合适的破产企业出现,而是镇政府为了拉拢李旭留在镇上,愿意将旭日升公司旁边的两块国有土地,划拨到旭日升这边。
同时也给出了诸多优惠政策,目的就是让李旭能安心在这里继续投资搞建设。
经过公司高层的多次讨论,李旭觉得这事也不是不行。
因为新型过滤装置涉及到的厂房防尘密闭性、环境污染等都有严格的规定。
即使购买别人的厂房,也还是需要大改,这样的话倒不如重新盖新的,直接按照生产标准建青岛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造。
唯一的缺点就是要多花钱盖房子。
不过李旭这段时间通过卖西瓜、卖电机,加上高丽那一次走路获得的系统奖励,倒是赚了零点几个小目标。
虽然建楼房搞房地产不行,但盖厂房还是绰绰有余的。
钱这东西,放在手里不花,就是废纸一张,只有花出去的钱才是自己拥有过得。
现在的李旭是一点也不怕亏钱。
为啥,因为底气足了。
都有海岛的人了,区区几千万,咳咳,还是要精打细算的。
骤然乍富,李旭的心态虽然已经改变了很多,但骨子里的谨慎还是一如既往。
他也没有盲目行动,而是让许燕回到济州,找了设计院、建设规儿童银屑病划局等许多相关公司和单位,去咨询这件事。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生产线的制造问题。
这方面是大头,别厂房建出来,生产线却造不出来,那不是照样白瞎。
所以李旭很忙,真正的忙,整天忙的脚不着地。
这边李旭忙的不可开交,那边曾文静也没有闲着。
因为什么,还是因为齐梦云。
曾文静又一次碰到齐梦云了,这一次不是在县城,而是在济州市。
她亲眼看到齐梦云快步走进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大厅。
此时的她刚跟那个在派出所上班的闺蜜逛完街分开,正准备打车回去,见状立马跟了上去。
等她进了大厅,环视四周,赫然发现齐梦云竟然被一个年纪足有五十的中年男人搂着往酒店的楼上走去。
曾文静看的心跳加速,怒目圆睁,感觉浑身热血上涌,当即就冲了出去,拦在了齐梦云二人前面。
“齐梦云!你干什么?”
“姐!”齐梦云赶忙用手拨开男人搂在自己腰肢的手,有些颤抖的说道。
原本这一幕已经够让曾文静恼怒的啦,但等她看清那个中年男人的模样时,更是目眦欲裂。
这男人她也认识,是齐梦云的资助者,当地一家颇有规模的企业的老总。
齐梦云家里并不富裕,高中毕业升大学的时候,参加了这位老总举办的助学爱心活动。
《剑来》
当时整个家族都还觉得遇到大善人了,让妹妹好好学习,毕业了好好回报人家。
所以曾文静对他印象深刻。
万万没想到,会发生眼前的一幕。
曾文静一把将齐梦云从男人手里拉了过来:“跟我走!”
话刚说完,就见男人一把抓住齐梦云的手,眼神冷峻,表情不悦的说道:“你哪位?”
“我?我是她姐姐!”曾文静气道:“你这人,这么大岁数,你!”
她气的有些说不出话。
什么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大凡普罗大众就是这种心态。
每当看到这种老少配的时候,心里顶多说一句:“女的自甘堕落,男的有钱好色!”
随后就当做茶余饭后的笑谈。
可真到了已经亲人的身上,那种滋味就截然不同了。
如果是正经的谈恋爱,那无可厚非,但你资助助学金,资助到宾馆里来,是什么回事?
“你是她姐姐?”中年男人上下打量了曾文静一下,眼神微微一亮,嘴角渐渐微笑了起来。
“云云,既然是你姐姐,你怎么也不介绍一下。”男人笑着看向齐梦云,眼神却有些冷冽。牛皮癣用什么药治疗最好外用
齐梦云身子一颤,微微有些哆嗦。
“姐,姐,你先回去,等我回去再说。”
“回去什么啊,正好你们姐妹聊聊天,我也介绍一下,省的你误会,是不是啊云云!”男人笑眯眯的说道。
齐梦云没敢说话。
男人一见,便笑道:“既然云云你姐姐来了,要不一块吃个饭?”
曾文静气的没搭理他,又拽了一把,这一次男人倒没有阻拦。
她直接拉着妹妹飞也似的跑出了酒店!
男人在后面看着两个女孩离去的身影也不着恼,只是嘴角的微笑渐渐冷了起来。
片刻后,曾文静拉着齐梦云出了酒店,找了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一脸怒容的盯着对方。
“你在做什么?你知道嘛?舅舅知道吗?”曾文静气喘的厉害。
齐梦云没有吭声,只是低着头。
“你倒是说话啊,那个老头到底跟你什么关系?”曾文静继续怒斥道。
她也上过大学,她也知道大学女生有很多当二奶、不正干的。
但她没想到自己的妹妹竟然会这样。
她害怕如果舅舅知道了,会气成什么样!
那个老头比舅舅年纪都大。
齐梦云听到姐姐愤怒的声音,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哭什么,你倒是说啊!”曾文静又气又急。
齐梦云哇的一声,痛哭起来,随即也把事情的经过跟曾文静说了一下。
情节很老套,但很现实。
老头是企业家,但不是慈善家。
他资助的学生,有男有女,男的基本看的是家境、是学习。
而女生看的却只有一样,颜值加身材。
当然这些规矩都隐藏在了暗箱操作中。
齐梦云以为的助学基金,最终却变了味。
成为了老头要挟和刺激女生的工具。
齐梦云没有守住本心,毕业后没多久就进入了老头的圈套,在某一个夜晚,酒醉也或者是灌了药之后,彻底失去了清白。
之后就是威逼利诱一番,让不敢声张的齐梦云成为了老头的某个泄欲工具。
曾文静听完浑身发冷,她没想到自己的妹妹竟然经历过这种事情,设身处地的想,她或许也不会比妹妹强多少。
因为她们没有背景,没有底气去告这样的男人,去得罪这样的企业家。
“你还欠她多少钱?“
曾文静知道这才是最主要的。
“四年助学金是五万,中间透支过一次,利滚利,现在已经变成十万了。而且我,我还被……”齐梦云没敢说出来。
“还怎么了?”曾文静看着妹妹欲言又止的样子,火急火燎的问道。
“还被他录了,录了视频!”齐梦云的声音细弱蚊蝇。
可是这声音却如雷电轰鸣一般响彻在曾文静的心里。
无耻、卑鄙、下流!
她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自己在派出所当合同工的闺蜜方欣。
可是转念一想,对方是县里有名的企业家,不说县警察局,就是县政府都有关系。
自己如果告诉闺蜜,依着她嫉恶如仇的性子,可能也会坑了她。
曾文静整个人又气又怕,她只是一个普通百姓家的普通打工仔,面对这种事情,属实有些手足无措。
“我们找他谈谈,把钱还给他,甚至我们多给他点,你说他会不会放过你?”曾文静半是询问,半是自言自语的说道。
“我不知道,我也没有那么多钱,我更全国全国银屑病治疗医院怕我爸知道。”齐梦云使劲摇着漂亮的脸蛋。
“你,你先别见他,我,我去凑钱,到时候我们一块去见他。把钱还了。”
曾文静强忍着镇定了下来。
俩人合计之后,便打车直接回了县城的家里。
这件事,齐梦云不敢和家里说,曾文静也不知该如何开口。
女孩想着,先筹集资金再说。
第二天是星期一,一上班,曾文静就找客户经理办理了信用贷款。
通过扫码申请,最后出来一个六万块钱的额度。
还算不错,但还不够,她上班这些年攒了三万块钱也全拿了出来。
妹妹那边应该能借到一万块钱。
倒是正好十万,可是这并不保险,如果对方以视频要挟,这点钱肯定是不够的。
她又不能跟家里人说,想了半天只好跟同事朋友先借点。
同事们一听她要借钱,一个个表情都是相当精彩。
“你二代男朋友哪?这点钱还不给你啊!”
“你男朋友的一个轮胎都比三万多啊!不至于,不至于。”
嘴上虽然揶揄,但钱还是借了。
你三千,我五千的,在加上妹妹那边凑的,一共又凑了三万块钱。
曾文静没想过跟李旭借钱,她不想把两人的感情跟钱搭上关系。
一旦这样,她和妹妹齐梦云又有什么区别,可能唯一的区别就是李旭更年轻,更能让人接受。
日常花销可以,借钱她不愿意。
所以这件事李旭自始至终并不知道。
而马强却因为张娜和李旭的“不清不白”,也没有主动说起这个事。
银屑病的禁忌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不是一加一就一定等于二的。
凑齐了十三万,曾文静叫上妹妹,主动联系了那个伪善好色的“慈善家”。
老头名叫王贵生,是县整些委员,贵生食品有限公司的老总,今年也不过五十一岁,因为保养的好,尚还出于宝刀不老,色欲正浓的时候。
自从上次遇见曾文静后,王贵生就一直惦念着,姐妹花不少见,但架不住曾文静跟齐梦云模样都是极佳。
一想到与姐妹二人共处一室,颠鸾倒凤的画面,他就热血上涌,情欲沸腾。
不过他不是色急的人。
钓鱼嘛,还是要耐着性子玩,一步步看着鱼儿上钩,然后等鱼儿发现挣脱不了时,那才最带劲。
这不,鱼儿来了!
王贵生接到曾文静的电话,听着女孩甜美的声音,不由的身体一热。
“没问题,这样,我说的地方你们来一下,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梦云跟了我三个月,我还是有感情的。”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
一个小时后,县城某个高档别墅的客厅里,曾文静与齐梦云俩人有些惴惴不安的坐在沙发上,等着王贵生的到来。
又过了半个小时,银屑病不能吃什么食物就在曾文静等的有些着急的时候,王贵生慢悠悠的从二层楼上走了下来。
“欢迎,欢迎!”
等他走到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二郎腿很自然的便翘了起来。
“你们也别害怕,我不是不讲理的人。这样,钱你们带来了多少?”王贵生不急不缓的说道。
“本金我都带来了。”曾文静还留了个心眼,还不算太笨。
“十万?那不够,没有梦云陪着,我还要找别人,就要下更多的功夫,花更多的钱。这个损失你得赔!”
原本肮脏的行为,在他嘴里却成了委屈。
------题外话------
猪脚不牛头,别担心,只是剧情需要。最好和下一章一块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

帖子

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8
发表于 2022-8-27 10:08:11 | 显示全部楼层
也许是从小学习舞蹈的经历澳洲幸运20开奖结果
,让景甜懂得要比同龄人付出更多的汗水和努力,福彩双色球稳赚技巧才能面对更加残酷的竞争局面。她庆幸自己并未因此变得封闭,反而现在更不喜欢较真儿,她渴望过一个快乐的人生,并用“紧迫”形容自己30岁之前的人生,幸运飞艇开奖直播压力或来自老师、父母,或来自于从事的职业,“所以我希望以后能更从容地去工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2-9-25 22:00 , Processed in 0.044509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